首页 迷糊的妈妈 下章
第五话 中医篇
 第五话 中医篇

 我是一个国小六年级的小学生,今年十二岁,家里有一个爸爸,是一间贸易公司上班的中阶主管,平常工作很忙,星期一和星期六都住在公司,只有星期天才有休假在家里,所以家里都是妈妈在照顾我。

 而妈妈是一般的家庭主妇,今年三十岁,比爸爸小五岁,说到妈妈,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,非常漂亮的脸庞,身材也非常好,而且笑起来的笑容,常常让看到的人非常的着,只是妈妈有些小缺点,就是对人太好,而且对男生也没有警戒心,因此就常常吃亏了,所以有时候觉得妈妈会有些迷糊。

 有一天,我星期二下课后,四点钟就搭着学校的接送车回家,回到家不久,我觉得‮体身‬有些难过,然后就发烧了,妈妈知道了以后,就打电话给爸爸,爸爸就赶紧下班回到家里,最后妈妈在请教隔壁王妈妈的建议后,说发烧不能等太久,就找了间比较近又大间的中医医院,那医院只要两条街就到了,妈妈知道了以后很高兴,就谢谢王妈妈,然后让爸爸载着妈妈和我一起到了那间大医院。

 到了医院后,里面都是很浓的药草味,挂号的地方和领药的地方都有一个阿姨,爸爸先把我抱进里面挂急诊,然后妈妈也帮我填生病的单子,过了不久,有两个医生过来看我,其中一个叔叔看起来有三十几岁,另外一个医生就比较像老伯伯,年纪大概有六十岁。

 爸爸跟两位医生说完我的病情之后,医生也简单的自己介绍,比较年轻的叔叔是骨科和减肥针灸的医生,而年纪比较大的老伯伯是看内科和感冒的,我有注意到,年轻的叔叔看起来很斯文也瘦瘦的,年纪大的伯伯有些矮也有点胖,尤其是我看到老伯伯的眼睛很小,都是咪咪的,在和爸爸说话的时候,有时候会看着妈妈。

 在和医生说完后,医院的阿姨就把我送到一楼的病,然后那老伯伯就说要治疗发烧的话,要在医院先观察几天,等几天以后没发烧,在回到家里面。而妈妈也跟爸爸说,医院离家里很近,所以爸爸可以放心上班,妈妈每天做完家事也可以来看我,爸爸听到了以后,一起和妈妈谢谢医生,然后爸爸就先载着妈妈回家去了。

 在晚上吃完苦苦的草药以后,我觉得头已经不会很痛了,也因为下午睡好久,到了晚上就睡不太着,我很无聊就起来到处看看,原来医院看感冒是在一楼,而且房间很多,有十几个,还有一间洗澡的浴室,二楼是看骨科和减肥针灸的,虽然也很大,但是其中有些房间都推放东西,所以病只有六张,而叔叔和老伯伯他们也都睡在医院的二楼。

 我在一楼看了很久,医院已经关了,挂号的阿姨也已经下班了,我也注意到在一楼看病的地方,有一些奇怪的声音,我就偷偷打开看病的门,原来有一个阿姨没穿衣服,而那个老伯伯一直在摸哪阿姨的‮体身‬,阿姨一直舒服的呻,那老伯伯也痛苦的大叫,最后两个人都不动了,我也关上门,跑回去我的上。

 到了早上,妈妈一早打扫完家里,就赶到医院来看我,虽然我已经退烧了,但是妈妈还是很担心我的‮体身‬,所以就一直陪在我身边,因为妈妈为了赶来看我,所以只随身穿着一件米黄的衬衣加上蓝色薄外套和蓝色衬裙,而这时候,医院的老伯伯看到妈妈来了,眼睛就瞪的大大的,然后就很高兴的招呼妈妈。

 老伯伯说我虽然已经有起,但是怕在晚上如果在发烧就很麻烦,所以要妈妈最好能住在医院,而在医院照顾我,妈妈听到以后,也很快答应了,妈妈赶回家拿了些换洗的衣服后,也陪着我住在医院。

 到了半夜的时候,我被小声的声音吵醒了,发现妈妈不在旁边,而医院也都关门了,我跟着声音到了老伯伯看病的地方,原来妈妈和老伯伯看我在睡觉怕吵醒我,老伯伯就和妈妈移到这里,然后坐在两张看病用的单脚铁椅子上说话,老伯伯说,小孩的体温跟大人不一样,要仔细的量着体温,所以要教妈妈量体温主要的一些地方。

 说完后老伯伯就帮妈妈把一件蓝色外套下,而妈妈的身上就穿着一件米黄短衬衣,老伯伯也拿着一支温度计,轻轻拉起妈妈柔的手臂,然后把温度计夹在妈妈的腋下,老伯伯的双手就‮摸抚‬着妈妈白皙的手腕,一边‮摸抚‬着,一边要妈妈把手贴紧在自己的衬裙上,然后就蹲着‮摸抚‬着妈妈的‮腿大‬,说要夹紧才不会测不准温度,而量温度最少要三分钟才能拿下来,妈妈很认真的听着老伯伯的话夹紧温度计。

 而老伯伯也慢慢的‮摸抚‬着妈妈穿着肤袜的‮腿大‬,妈妈感觉有一点奇怪,虽然想拉紧衬裙,但是怕温度计会掉下来,所以就只好贴着自己的衬裙,这时候老伯伯绕到妈妈的背后,然后把手从后面绕过贴在妈妈的两只手臂上,说手臂夹紧的时候,‮体身‬会有一些抖动,因此在量的时候,手臂要直直的夹注腋下,老伯伯说完,两只手边贴紧然后边‮摸抚‬着妈妈白皙柔的手臂,妈妈被老伯伯‮擦摩‬着手臂感到有点麻的感觉,也觉得有点害羞的闭上眼睛。

 老伯伯‮摸抚‬了一会后,说如果衣服穿太多的话,‮体身‬会比一般的体温要热,会量不准,就下妈妈的米黄衬衣,而妈妈的部只剩下一件粉红色‮衣内‬,老伯伯就把手‮摸抚‬着妈妈的‮腹小‬,然后在妈妈的腹部上轻轻着。

 了一会后,妈妈感觉腹部感觉有一点点的舒服,但是也很不好意思,就有点羞的闭起眼睛,老伯伯就慢慢的把手往上面托着妈妈的部,然后说部的晃动,是影响抖动最大的原因,说完后,老伯伯把妈妈的粉红色‮衣内‬往上面卷起,妈妈的房都全部了出来,然后老伯伯从后面紧紧抱住,双手托着妈妈的房,妈妈感觉老伯伯只托着而没有房,所以也很放心。

 可是老伯伯的手掌有时‮擦摩‬到妈妈房上面的小樱桃,轻轻的被挑着,妈妈也觉得有点害羞,也只好闭着眼睛,但是等量完后,老伯伯最后说,正常体温是要三十六度半,如果体温三十七度以内也都算正常,妈妈听完后,微笑着谢谢老伯伯教妈妈量体温的技巧,而妈妈也回到我的病陪着我。

 到了星期三,医院早上没有很多人,只有几个老伯伯和伯母看感冒,而妈妈为了照顾我,早上在医院洗完澡,换了一套白色的套装后,也在我身边陪我,在二楼看骨科的叔叔因为早上没什么人,也到了楼下跟妈妈聊天,叔叔跟妈妈说脸上看起来有点疲倦,可能是缺乏睡眠造成的,如果没体力的话,也无法安心照顾我,叔叔又说早上也没骨科病人,可以的话想免费帮妈妈推拿,妈妈想说自己真的有点疲倦,而且看到我早上也刚吃过药,就答应了叔叔。

 叔叔就带着妈妈上去二楼推拿的房间,然后请妈妈坐在一张小上,再让妈妈紮起自己的长发,叔叔轻轻的‮摩按‬着妈妈的肩膀,然后用一些推拿的油涂在妈妈的肩膀和后颈部,叔叔轻轻的用虎口着妈妈的肩膀后,慢慢的用拇指认真的推拿。

 妈妈觉得肩膀有点痛,但是却很舒服,等到推拿到油都没有了,叔叔就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开着口说,肩膀部分应该比较轻松了,但是接下来可能会比较不好开口,因为让‮体身‬疲劳解除,也是要‮摩按‬一些地方,所以可能会要妈妈下一件衣服,但是不用‮衣内‬,妈妈听了后,也有点害羞,但是为了能解除疲劳照顾我,就答应了叔叔。

 叔叔轻轻的了妈妈的白色上衣,然后叔叔拿了一张小椅子坐着,就用油涂抹妈妈的腹部和手臂,叔叔用手轻轻的滑过妈妈的腹部,叔叔脸也红了起来,因为妈妈坐在上,所以妈妈的套裙里面隐约可以看到妈妈那穿着黑色丝袜的‮腿大‬和内,因为妈妈被叔叔推拿的很舒服,虽然有点害羞,但也很高兴叔叔努力的‮摩按‬自己,‮摩按‬了一会后,叔叔就帮妈妈穿回衣服,妈妈就微笑着轻轻的吻了叔叔的脸,叔叔也高兴的红着脸笑着。

 叔叔说妈妈的上半身差不多都可以了,但是还需要‮摩按‬下半身,才会让全身都很舒服,妈妈知道叔叔很认真,也答应让叔叔帮自己推拿,叔叔就下了妈妈的衬裙,叔叔说,女生的美丽‮腿大‬如果外人看了会说闲话,因此也不会下妈妈的丝袜,妈妈想了一下,也害羞的点点头。

 叔叔就请妈妈躺着上,然后叔叔先抬起妈妈的右腿,然后用比较少的油涂抹着妈妈的右‮腿大‬,叔叔用厚厚的两只手底板紧着妈妈的‮腿大‬,一边着边‮摸抚‬,然后再把妈妈脚指头一只只的捏着,妈妈感觉‮腿大‬有点凉凉热热的,而且叔叔的手的很舒服,妈妈有点害羞的红着脸闭上眼睛,享受着叔叔的推拿。

 而叔叔看到妈妈舒服的样子也很高兴,就把妈妈的两只‮腿大‬,抬在自己的肩上,然后用自己的手臂力弯曲着妈妈的‮腿大‬,妈妈有点舒服的想叫出来,但还是努力的忍着,让叔叔‮摩按‬,最后都‮摩按‬完了,妈妈感觉‮体身‬很舒服,就高兴的谢谢叔叔,然后叔叔也说妈妈轻松以后,才能好好照顾我。

 到了星期四,在一楼看感冒的医生老伯伯说,我今天已经好很多,下午就可以办出院,爸爸知道了以后也很高兴,因为医院离家里很近,所以我就和妈妈用走路回到家里。

 回到家之后,我高兴的上楼回房间玩,等晚上吃完饭后,好像有电话的声音,原来是医院的老伯伯打来的,老伯伯跟妈妈这几天很辛苦照顾我,也特地为了准备了一些突然发烧可以吃的中药,妈妈听到了以后,也很高兴的在电话中谢谢老伯伯,然后要我好好休息后,妈妈就先去拿药了,我在家很无聊,也偷偷跟在妈妈后面。

 到了医院后,医院都没病人,门也关起来了,妈妈在门外看到老伯伯后,老伯伯就请妈妈到里面坐一下,然后就拿了一包中药给妈妈,要妈妈如果有感冒一天炖一次就可以了,妈妈高兴的谢谢老伯伯,而老伯伯也拿了一碗中药说妈妈吃了以后可以让‮体身‬舒服,妈妈觉得老伯伯人很好,就很高兴的喝了中药,然后就在挂号的地方,愉快的跟老伯伯聊天,聊了一会后,妈妈觉的‮体身‬有点热。

 老伯伯就说,看病的房间里有冷气,可以比较凉快,老伯伯就扶着妈妈到老伯伯看病人的地方,然后扶着妈妈到上,妈妈说觉得头有点晕,老伯伯就说应该要躺着休息一下,就帮妈妈下了衣服和裙子,妈妈因为突然被老伯伯掉衣服,害羞的跟老伯伯说,回家躺一下就可以了,老伯伯‮摸抚‬着妈妈的部,然后说今天可以先住在这里,说完老伯伯下妈妈的‮衣内‬,然后老伯伯也光了自己的衣服子。

 然后把妈妈的‮腿大‬,圈住自己的部,老伯伯把妈妈的‮腿大‬圈住自己的部后,自己也慢慢‮摸抚‬,着妈妈穿着透明丝袜的‮腿大‬,妈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老伯伯就用嘴允着妈妈的‮腿大‬,然后更轻的‮摸抚‬,妈妈羞的闭上眼睛。

 ‮摸抚‬了一会后,老伯伯把妈妈抱起来,妈妈因为突然怕失去重心,双手只好抱着老伯伯的背部,老伯伯就抱着妈妈,然后亲吻着妈妈害羞的脸和颈部,最后把妈妈放在上,双手就捏着妈妈的部,妈妈红着脸,害羞的想把老伯伯的手移开,但是老伯伯的手就有点用力的部,妈妈感觉到‮体身‬有点热,而且无力的手只能放在老伯伯的手背上。

 妈妈感觉到部有点舒服,老伯伯用手一边‮摸抚‬着部,然后另一只手慢慢移到妈妈的密处‮摸抚‬着,妈妈羞红着脸,而老伯伯也不停的‮摸抚‬着妈妈的部和密处,妈妈也忍不住的轻轻发出呻的声音。

 老伯伯听到妈妈娇柔的呻声,忍不住的着妈妈房的粉红小樱桃,而妈妈坚柔软的房也都被老伯伯左右转动着,老伯伯就用嘴巴含着妈妈右边房的粉小樱桃,左手也转着妈妈左边的房,而右手则隔着妈妈的内和丝袜,轻轻的‮摸抚‬着妈妈的‮处私‬,妈妈感觉到房和密处都很舒服,而老伯伯也更轻房,和‮摸抚‬妈妈的‮处私‬,妈妈羞红着脸闭上了眼睛,也发出了轻柔的娇嗯声。

 妈妈的脸羞红的闭着眼睛,而密处和房也不停的被老伯伯‮摸抚‬,妈妈用着剩余的一些力气想离开上,部微微扭着,就把‮腿双‬放在地下,老伯伯看到了之后,就赶紧把妈妈着,然后用手‮摸抚‬着妈妈的‮腿大‬,过了一会后,老伯伯用舌头着妈妈的‮腿大‬,着慢慢移到‮腿大‬的内侧,然后用舌头允着妈妈的密处,允了一会,妈妈觉得下面很舒服,也忍不住的呻了起来。

 老伯伯感觉到妈妈下面有爱了出来,而妈妈已经没有力气逃离这里,所以只能躺在地上,轻轻的息着,而老伯伯就把妈妈的丝袜和粉了下来,然后自己也得一丝‮挂不‬,老伯伯下面不太宽大确有点长长的立着,然后就慢慢接近妈妈的密处,妈妈害羞的闭起眼睛,感觉到老伯伯的快要接近。

 老伯伯用嘴巴着妈妈白光滑的‮腿大‬,的妈妈有点舒服,妈妈害羞的闭上眼睛,过了一会后,老伯伯就把妈妈的一只腿拉了上来放在肩上,就侧着自己的‮体身‬,然后快速的送入了长长的

 老伯伯用送了几十次后,就把妈妈抱起来,然后自己躺在上后,就把妈妈的密处对准自己的送着,老伯伯边用两只手转着妈妈坚房,然后在用力,躺在上努力送着妈妈的密处,妈妈‮体身‬想要挣脱,离开老伯伯的,但是妈妈觉得很舒服,也红着脸闭起眼睛享受着,老伯伯更用力的送后,把自己的双手紧紧捏紧妈妈的部,让更深入里面,而妈妈身上房的香味和‮体身‬的汗水,就一直着,老伯伯闻到了房的香味,也更出力的着长长的,妈妈也娇起呻息声音。

 老伯伯感觉的一股热出来,就更努力的送,而妈妈也害羞的享受着。

 这时有一个人突然把一瓶黄体,倒在老伯伯的上,过了几秒钟,老伯伯突然全身发抖,然后也变小了,哪个人把妈妈轻柔的扶了起来,然后帮妈妈穿上衣服裙子,在把电灯打开,电灯开了之后,原来是楼上看骨折的年轻叔叔。

 叔叔说这老伯伯有不好的习惯,有时会对美丽的女生来,叔叔也说刚才倒在老伯伯身上的体是一种油,那涂抹‮体身‬能作局部推拿也能使‮体身‬放松,如果倒在的地方,会有好几年的时间无法在使用,妈妈休息了一会之后,为了谢谢叔叔,也有点害羞的亲了叔叔一下,叔叔也不好意思的笑着,然后安慰着妈妈,要妈妈以后多注意,别人给的药不能吃。

 结果到了隔天早上,医院没有开,听王妈妈说,那老伯伯进了精神病院,然后看骨折的叔叔听说到国外进修当医生了,幸好有叔叔,妈妈才能平安的度过这一次,所以妈妈还是有点迷糊。 M.eNVxS.cOM
上章 迷糊的妈妈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