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禁忌之屋 下章
第6章 圣诞快乐(全书完)
 他有点紧张。不是因为剧本难演。而是因为亢奋。无比地亢奋。在这民风保守的小城市,他从没奢望过能遇到一个肯配合他这样做戏的姑娘。而现在他遇到了。他其实从不恐惧付出,他只是恐惧得不到回报。他设法足了她之后,她很快就回报了同样的诚意,甚至,更加热烈一些。

 仅这一点,就足够让他感动娶对了老婆。按照需要,下班后李凡先去夜市买了一个能挡住脸的线帽子。到楼下停好车,他坐在驾驶席上深呼吸了一会儿,把帽子戴好,拉下来只出眼睛,开门,上楼。

 他觉得,今天才是他的初夜。他又变成了一个‮男处‬。正在一步步走向真正的经验。各种想象在他的脑海里翻腾,香四溢,还没走到门前,他就已经起到发痛。在门口深深气,憋了几秒后,他抬起手,摁下了门铃。

 “谁啊。”王珂甜甜的声音从里面响起。李凡气地说:“修吊顶的!”这是约好的暗号,已经装修完毕的家不需要再修吊顶,不会巧合出错。

 “来了。”偏偏这时,一个邻居上楼,从李凡背后经过,狐疑地打量着他的样子。王珂一开门,就看到了正在上楼的那人。她也一愣,但马上就拉住了李凡的手,“老公,瞎开什么玩笑呢,快进来。”

 那人这才转过头,快步上楼走了。李凡走进屋。顿时感觉有点气。但王珂还没气馁。她一关上屋门,就转身走到客厅中间,指着天花板说:“你来看看,就是这儿,一开空调就漏水,你们跑新风管儿是不是没给好啊?”

 这是台词。剧情开始了。李凡息着,思维迅速切换到了他幻想过无数次的角色之中。眼前的女人丰而成,柔软又娇,毫无防备地背对着他,旁边就是宽大的沙发,屋子的墙很厚,隔音很不错。

 而且上下对门都没住人,是绝好的机会。他着走过去。忽然将王珂拦搂住,一个翻身,就抱着她一起摔在沙发上。“你干什么!你要干什么!”王珂剧烈挣扎着,‮动扭‬,踢打,双手拍,“你放开我,我有老公的,你放开我!”

 她的演技不够好,看着太冷静了。但对李凡,这已经非常足够。他激动地上去,单手捂住她的嘴,哑地说:“不许叫!不然杀了你!”

 “呜!呜嗯!”王珂不听话,继续打,差点把他掀翻下去。他放开手,一记耳光了上去。力道他熟悉得很,不会因为激动而过头,出红印,但不会肿,是她最喜欢的前戏之一。果然,王珂的眼睛也放出了‮奋兴‬的光。她抓住他的手,狠狠咬了一口,继续挣扎。

 他又一个耳光打下去,巴膨到快要爆炸。他连打了四个耳光,看她挣扎不再烈,双手一把拉起了她的羊绒衫。

 贵买的,他俩都心疼,因此短暂出戏了几十秒,她坐起来配合着套头掉,放到旁边。然后躺回去。两人忍着笑互相看了一会儿,她小声说:“好了,重新开拍,3、2、1、Action!”

 刚一说完,她就曲起膝盖猛地顶住他的‮腹小‬,开始新一轮挣扎。李凡也很快回到了情境之中,他挪动‮体身‬挤入王珂‮腿双‬之间,趴下一边捂嘴一边低头咬住她的罩,往上扯开,面颊磨蹭了几下柔软的房,便一口咬住了那已经发硬的头。

 “呜嗯…”王珂悲鸣一声,手揪住了他的头发。不过大概是担心他常坐办公室体力不足,她并没真的用尽全力挣扎,抓着他的头发拉了拉,就转为在他身下不停‮动扭‬。“咬头,了对不对?发了?”李凡着嗓子说。

 这台词对他来说还有点羞,但那股微妙的尴尬感过去后,压抑已久的真正,还是因此而猛烈觉醒。他找到她的,把厚实的打底用力往下拽去。翻开的衣料中,暴出王珂白皙的肌肤,像是被剥开的香蕉。

 他往下扯,她就往上拽,‮腿双‬踢,不下去,真是好汉难打滚的。不管挣扎还是压制,都是很消耗体力的事情。很快,两人就都气吁吁起来。

 王珂看着已经到脚踝的下装,瞄一眼他专注子捂歪了位置的手,抿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,咬住下

 最后用力扭了一下,便不再挣扎。李凡扯掉了打底和那薄薄的小衩,急切地回来,攥住她的房,就着‮硬坚‬的巴对她‮体下‬顶。

 这还是王珂第一次感受到那种极致的‮硬坚‬,像是包了皮的铁,生命力仿佛就在里面顺着血管淌。房被攥得生疼。本来已经了的下面。顿时感到一阵幸福的酥麻。

 她望着他贪婪‮渴饥‬的双眼,悄悄把腿分到更开,亮出了那等待着‮躏蹂‬与刺痛的娇美花园。李凡的头终于找准了目标,他大口息着,用力往深处顶去。明明赤相对过很多次,却没怎么真正亲密接触到‮悦愉‬程度的器官。

 终于深邃而紧密的嵌合在一起。他扳住她的肩膀,亢奋的情绪支配着‮体下‬猛烈地撞击,部都感受到了爱润。她的头疼,面颊疼,被撞击的子颈疼,被捏住的肩膀疼,可她的快正在迅速攀向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峰。

 在李凡用封住她的嘴巴,密集地夯向酸痛的子颈时,王珂发出一声悠长的闷哼,达到了人生中初次源自的高。李凡继续猛攻,强不需要考虑对方的感受,只需要按自己的节奏狂

 当包裹着他茎的壁第二次猛然缩紧,密集痉挛起来的时候,他终于在彻骨的快中猛地一,一股一股地了进去…那之后,这样的情景扮演还发生过很多次,强的戏码,也随着两人默契的增加而越来越真。

 婚后两年,王珂怀孕,暴的玩法有了一段短暂的休止。直到孩子三岁上幼儿园,才被他们重新捡起,回复为夫的‮趣情‬。

 确定不打算要第二个孩子后,王珂在李凡的鼓励下重新打了环,每当强的时候他伸手拧住,她就会发出一声又一声的“不要”,道死死绞紧,榨干他茎里的每一滴

 不知道是不是扭曲的望得到了释放。随着孩子渐渐长大,他们夫终于一点点开始了正常的爱方式。

 结婚十周年的纪念,他们第一次在没有角色扮演,也没有刻意痛王珂的情况下,用最亲密的体位正面拥抱在一起,达到了平和而舒缓的高

 从那之后,强游戏与疼痛待,就成了偶尔才会用上一次的调剂。当然,那些,都是之后的人生,漫长而平凡。

 此刻,他们正享受着头一次亲密的极乐,拥抱在沙发上,久久不愿起身。平复下急促的息后,王珂拉掉了李凡的帽子,‮摸抚‬着他的脸,笑着说:“亲爱的老公,圣诞快乐。”

 李凡低头望着他,心甜蜜地吻下去,含糊不清地说:“嗯,圣诞快乐。”身侧的十指,紧紧握在一起。

 但两边的手腕上,那两条只有他们能看到的红绳,已经消失不见…古朴的书店中,青青摊开掌心,望着上面已经连成一的红绳,笑了笑,收进抽屉。跟着,她起身探头,用清甜悦耳的嗓音对着外面说:“来了怎么不进店啊,在外面做什么?”

 下一个故事,就此开始。【全书完】 M.eNvxS.com
上章 禁忌之屋 下章